华为做电视真的“不明智”么?

侃科技 侃科技 2019-04-10 20:15

  导读:华为做电视产品,包括小米在内的大多数家电厂商没有任何反应。只有酷开CEO王志国在3月底的自家发布会上公开点评了一句:华为做电视,并不明智。


  有关华为即将推出电视产品的消息,自去年下半年开始就甚嚣尘上。今年三月,第一财经采访多位供应链人士之后得到消息:华为电视将于今年4月推出。


  华为做电视产品,对电视行业产生什么影响没有人知道。但就目前放出的1000万台出货量计算,华为一家就将拿走整个智能电视市场20%份额。


  但对这一消息,包括小米在内的大多数家电厂商没有任何反应。只有酷开CEO王志国在3月底的自家发布会上公开点评了一句:华为做电视,并不明智。



  OTT下的阴影


  电视这个曾经被看作是“夕阳产业”的行业,在过去五年因OTT互联网电视的到来焕发了一波生机。


  奥维云网(AVC)此前统计的一组数据显示,2013年我国智能电视渗透率仅45%,但是到2018年,国内智能电视的渗透率已经“蹿升”至89%。奥维云网(AVC)还预计,2019年国内彩电的智能渗透率将会进一步增长至93%。


  智能电视这一波新的商业机会,曾吸引阿里、乐视、小米、爱奇艺等诸多互联网公司进入,也间接促使康佳、创维、长虹等老牌企业转变思维,整个市场由有线时代的单一硬件利润开始向智能时代的后付费模式转变。


  在这一波转变的过程里,OTT互联网电视得到了飞速发展。


  国内的OTT发展可以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08-09年以创维酷开、海尔模卡、长虹乐教为代表的带联网功能的电视机。液晶电视机+网络接口+迅雷、搜狐内容;


  第二阶段:09-10年随国家互联网电视牌照发布,家电行业采用单一SOC芯片方案集成华数、百事通、CNTV等互联网电视平台;


  第三阶段:10年下半年起,以创维、海信等厂家采用基于ARM、Android等方案的智能电视,支持牌照商内容,且基于开放平台的引进第三方网络内容的导入。


  2015年是OTT的爆发元年,首先是硬件厂商的转型,新旧品牌混战,抢夺市场,例如传统电视代表TCL、创维、海信等;另一派是以乐视、小米、风行、微鲸等为代表的新生智能电视硬件厂家。


  其次是互联网企业,以内容为王发起IP圈地战,例如以内容为抓手的爱奇艺、优酷、搜狐;以硬件+平台为切入点的小米、乐视、阿里;以APP为根基的聚合、直播应用厂家,如MoreTV、VST等。


  OTT互联网电视的快速发展,迅速盘活了步入“夕阳产业”的电视行业。伴随传统企业转型和互联网公司进入,电视硬件产业迎来一波高潮;互联网内容提供方获得新流量入口,逐渐与硬件厂商融合、协作。与此同时,OTT牌照方遵循市场发展及可管可控原则,在此过程中也发挥了重要作用。


  但是,在OTT互联网电视里,电信运营商却被赤裸裸的忽视了。OTT内容跑在互联网上,而提供网络服务的电视运营商并未获得任何相关利益,彻底沦为管道。


  华为真的“不明智”么?


  在OTT市场沦为管道的电信运营商,其实手里还攥着一张IPTV王牌。


  工信部3月27日公布的2019年1-2月份通信业经济运行情况显示,截至2月底,三家基础电信企业发展IPTV用户达2.67亿户。


  显然,IPTV已成为中国电视媒体传播的最为重要的渠道之一,超过有线电视、卫星电视、地面电视、OTT TV等,事实上成为我国最大的电视传输平台。


  但整个IPTV市场还缺少关键一环——大屏终端。


  与OTT互联网电视不同,IPTV现今的业务终端主要集中在机顶盒层面。格兰研究上月发布的一组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IPTV机顶盒的年度出货量已超过4800万台,但罕见大屏电视产品。


  IPTV机顶盒的数据高光源自电信运营商的运营模式。用户家庭接入宽带往往会附赠一个机顶盒,同有线电视运营商的机顶盒一样,这个机顶盒既能实现IPTV传输也兼具网络宽带功能。


  但这并意味着电信运营商对大屏终端没有执念。中国移动2017年底曾推出过一款自主品牌电视T1,当时用了CITV的OTT牌照。不过这款电视貌似是昙花一现,开售不久后就无货至今,并且后续移动也没有更新产品线。


  T1的出现其实证明了移动对大屏终端的渴望,这种渴望在其获得IPTV牌照后很有可能被放大直至落地。去年6月,中国移动终于获得IPTV牌照,自此三大基础电信企业都已获得许可开展IPTV业务。


  这就有了华为的用武之地。


  华为的增量市场


  华为对硬件终端的部署正在按部就班的实施。


  现已包括智能手机、平板电脑、笔记本和IoT终端,从硬件生态和用户习惯的角度考量,华为做电视将补齐这一缺角,使用户可以完全留在自己打造的硬件终端上。


  与推出笔记本电脑不同,电视大屏终端由于有了IPTV的助攻,华为将会得到来自运营商方面的大力支持。为何此前华为从不提电视终端,因为差IPTV这一脚。


  今年3月,在IPTV市场有两波消息意义重大。一个是IPTV专项治理工作将在全国开启,包括以互联网电视名义开展的IPTV业务,严查各种违法行为和违规的内容,推进IPTV规范对接和运营。


  另一个是随着5G商用的推进,移动运营商加大5G基础设施搭建后,国网公司参与5G建设,有望牵头带动广电网络行业整合,重构IPTV标准体系。


  这预示着IPTV将进入一个前所未有的黄金时代,而华为此时传出推大屏终端的消息,不得不令人遐想其与IPTV和电信运营商正在谋划着什么。


  AWE期间,余承东接受媒体采访时曾回应,华为在做一些智能大屏产品,因此有可能推出具备电视功能的大屏产品。


  这相当于直接肯定了华为电视的存在,但又留下了更大的悬念,“具有电视功能的大屏产品”如何理解?


  它可能是包含数字电视功能的一款产品,可能又不同于现在的智能电视。照此推测,华为电视与运营商IPTV深度绑定极有可能了。


  对于OTT而言,现今接入的都是来自互联网第三方的流媒体点播内容,一些直播软件可以运行在OTT上但严格意义讲它们属于盗流,存在较高被封杀风险。


  IPTV则不同。IPTV包含点播、直播及流媒体内容,并且是整合在同一平台下,OTT与有线电视仍独立存在。


  华为的电视产品既然是“具有电视功能的大屏产品”,那么它大概率上是与运营商深度绑定的一款产品。如果接入运营商渠道,那么文章开头提到的1000万台销量,就不是什么问题了。


  还有一个佐证上述猜测的依据是,2018年中国电信运营商市场9400万台机顶盒的出货量中,华为排名第一,市场占比超过20%;其次是中兴排名第二,创维市场排名第三。同样,在机顶盒芯片市场,华为海思以66.2%份额排名第一。


  所以你看,华为具备了做电视的一切条件:内容(IPTV)、牌照(电信运营商)、硬件(海思芯片+京东方),同时还能为自己的终端生态补齐最后一环,无论从用户习惯还是IoT角度,华为电视都已是箭在弦上了。


相关标签

相关推荐

当贝投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