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腾优”格局动荡 优酷难掩颓势

时代周报 范文茜 2020-07-07 10:03

  导读:七麦数据娱乐产品移动端排名显示,6月中下旬以来,“爱腾优”三足鼎立的格局明显动荡。芒果TV多次超过优酷挤进前三,频频出圈的“后浪”B站也有赶超优酷之势。


  视频平台最近颇为热闹。


  芒果TV现象级综艺《乘风破浪的姐姐》助力芒果超媒(300413.SZ)市值突破千亿元;爱奇艺悬疑短剧《隐秘的角落》成为爆款;就连被外界舆论评论“糊了”的腾讯视频《创造营2020》,也在7月4日成团夜当晚占据微博热搜C位。


  只是这一切热闹都是别家的,与优酷无关。这位昔日的视频网站“老大”,远离话题中心很久了。


  “优酷最近两年声量越来越小了,除了《长安十二时辰》和《这!就是街舞》系列,似乎没什么特别出圈的剧集和综艺。”7月3日,互联网视频从业者博文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道。


  七麦数据娱乐产品移动端排名显示,6月中下旬以来,“爱腾优”三足鼎立的格局明显动荡。芒果TV多次超过优酷挤进前三,频频出圈的“后浪”B站也有赶超优酷之势。


  今年5月底,美团CEO王兴在饭否上直言:“阿里放弃大文娱已经是一件可以开始倒计时的事了。”尽管阿里大文娱公关总监张威随后予以回击,但不可否认的是,作为阿里大文娱的主力军,优酷如今在互联网剧集、综艺、影视方面愈发落寞。


  7月1日,曾经在优酷做到P8级别以上的前资深专家宋伟(化名)向时代周报记者直言:“我的判断是阿里短期还不会放弃优酷,但当阿里主战场遭遇围攻、用户流量基础动摇的时候就不好说了。毕竟事实证明长视频无法对电商形成有效导流,一旦要丢包袱,优酷是首选。”


  优酷掉队


  作为今年唯一男团选秀节目,6月26日,优酷《少年之名》开播,引起一定的关注度。但热度与其他平台同期播出的选秀类节目相比,依然居于下风。


  灯塔专业版数据显示,7月5日,《乘风破浪的姐姐》以744157热度居综艺类排行榜首位,《创造营2020》紧跟其后,而《少年之名》仅以127295热度位列第15名。


  在独播网剧和网络电影方面,优酷也落后于对手。今年上半年,爱奇艺有《爱情公寓5》等8部剧登上猫眼全网热度榜榜首,腾讯视频则有6部,而优酷只有4部。


  回顾2019年的几部爆款电视剧,《亲爱的,热爱的》《长安十二时辰》《陈情令》《庆余年》《知否》等当中,优酷只押中了一部《长安十二时辰》。


  博文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道:“有意思的是,当其他视频平台都在拼命抓住年轻用户时,优酷表现得很佛系。比如你在上面可以看到《乡村爱情》《圆桌派》和德云社相声,倒是很符合我爸这个年龄层用户的喜好。”


  尽管近年优酷不再公布具体用户数,但难掩颓势。


  据移动互联网大数据监测平台Trustdata,今年4月,优酷MAU(月活用户数)为1.1亿,而爱奇艺为2.8亿、腾讯视频为2.1亿,抖音、快手等MAU也都比优酷的高。


  阿里巴巴(09988.HK)财报显示,2019年财年第一季度至2020财年第一季度(2018年4月1日至2019年6月30日),优酷日均订阅用户数增长率从200%跌至40%。虽然其后几个季度有所回升,但增速仍未超过60%。


  人事动荡


  事实上,如今称得上“前浪”的优酷,在爱奇艺、B站尚未崛起的时代,曾是名副其实的“后浪”。


  UGC、短视频、直播等近年流行的玩法,优酷早在2012年前后就有所布局,只是“时机没踩准”。


  2012年,优酷并购土豆,彼时正是因为优酷创始人古永锵看中了土豆UGC和短视频方面的优势。


  2013年,优酷制定以PUGC(即平台生产内容和用户生产内容结合的模式)为主的整体策略。


  2014年2月,优酷推出业内第一个UGC视频频道—个人频道,服务于原创视频作者。


  “这就是B站现在的玩法,但优酷为什么没能成为B站?最主要是当时UGC还没有找到很好的盈利模式。资本市场能听懂的、最快捷的商业模式是长视频加品牌广告。”宋伟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


  另一方面,2014年国家开始整治版权问题,视频平台“版权大战”打响。“BAT巨头纷纷入局,优酷仓促应战,在长视频战场硬扛而无暇他顾,最后只能‘一条道走到黑了’。”宋伟补充。


  2016年,在版权领域“慢半拍”的优酷遭到爱奇艺、腾讯视频力压,随后被阿里巴巴以46亿美元价格全资收购。被阿里收购后,优酷在4年时间里换了三位掌门人—从俞永福、杨伟东到樊路远,与此同时,优酷的风格也一直在变。


  如今,优酷由阿里大文娱事业群总裁樊路远掌舵。樊路远2007年加入支付宝,曾是支付宝快捷支付产品的带头人,也是淘票票的创始人之一。


  “樊总是产品出身,对内容的态度比较务实,无论是在影业还是优酷自制内容上了,主要思路都是控制成本、减少亏损,做性价比最高的选择。”7月5日,阿里文娱现员工刘航(化名)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宋伟认为,优酷颓势难以扭转的原因在于,阿里把电商思维和文化用在做内容上,逻辑行不通。电商思维模式追求重塑链路、优化效率,考核起来简单直接,这对提高组织整体执行力有帮助,但“优化效率优化不出爆款”。


  6月中下旬,阿里大文娱短短两年内迎来第四次进行组织架构调整—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阿里大文娱CTO兼优酷COO庄卓然调离阿里大文娱,任飞猪总裁;优酷体育与少儿事业部总经理、阿里体育CEO戴玮任阿里大文娱COO;飞猪酒旅及国内生态业务负责人范驰调往阿里文娱,负责OTT和体育业务。


  庄卓然的调任,对于大文娱和优酷来说是“痛失干将”。


  刘航表示,庄卓然虽然是技术出身,但综合能力很强,《长安十二时辰》和《这!就是街舞2》两个大IP就是他负责运作。在这两部内容的带动下,优酷月活跃用户增加一度超过30%。


  “把干将从大文娱撤出来,放到一个中等业务上去做一把手历练一番,按照阿里培养人的惯例—如果表现佳,会再放到核心业务上去。”一位接近阿里人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如是说。


  突围求变


  比对手慢了不止一步的优酷,如何破解当前困局?


  7月3日,易观智库分析师马世聪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所有长视频平台正遭受着来自短视频的威胁,抖音、快手正全面抢占着用户时间。


  “爱优腾的竞争对手已不仅仅是彼此,而是各类流媒体平台,这也意味着优酷面临用户流失和内容竞争加剧的风险。”马世聪表示。


  为应对挑战,爱奇艺在今年4月推出融合长短视频的“随刻版”APP,腾讯视频也曾先后推出过短视频产品“速看视频”“yoo 视频”。


  优酷也重新捡起UGC,在短视频上发力。


  6月6日,优酷进行了重大改版,短视频等PUGC内容开始以双瀑布流形式出现在热播推荐下,用户在“动态”栏下可以看到自己关注的创作者发布的内容。同时将投入资源,扶持创作者,鼓励优质短视频内容。


  7月4日,互联网观察人士莫谦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对优酷做短视频不太看好。一方面,对比抖音快手“一滑到底”的爽快,传统视频网站未能做出超越“瀑布流”的设计,在内容上也逃不开传统的桎梏。更重要的是,目前短视频增量已接近天花板,优酷此时入局,已经错过了短视频发展的黄金时代。


  除了短视频外,优酷今年也在“年轻化”上发力,先后推出“宠爱剧场”、“悬疑剧场”和“动漫剧场”等,满足不同圈层年轻用户的内容需求。《冰糖炖雪梨》《全世界最好的你》等网剧播出效果和口碑良好。


  但留给优酷调整节奏的时间不多了。


  今年6月,有媒体报道称腾讯拟收购爱奇艺部分股份。对此,百度公关表示,“爱奇艺是百度内容生态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将一如既往支持爱奇艺发展”。针对收购传闻,6月19日,腾讯、爱奇艺回应时代周报记者称,“不予置评”。


  不过,在宋伟看来,“长视频平台整合只是时间问题,是大势所趋、环境所迫”。


  马世聪表示,若腾讯与爱奇艺牵手,将会进一步强化流量获取优势以及在产业链上游的话语权。而阿里文娱的传统打法,也就是依靠优酷这个流量入口为整个阿里生态带来协同效应的操作,将有更高难度。


相关标签

相关推荐

当贝投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