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商人物|金凌琳:他会告诉你未来的客厅生活场景是什么样?

杭州市温州商会 木辛 2021-06-08 17:09

  “618还没开始,却已经结束。”5月31日晚9点,当贝创始人、董事长兼CEO金凌琳发了一条朋友圈,“预售就卖完货了,想回家睡觉。”他解释自己并不是在“凡尔赛”,而是在芯片短缺的大背景下,有市场没货卖!随后又跟了一句评论“不然按进度,今年下半年直接IPO!”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进度?从当贝每年的业务增长来看,不是翻一倍两倍,而是四倍五倍地增长。2019年1月,当贝投影仪诞生,随后当贝盒子等大屏端智能硬件产品陆续出现在京东、天猫等各大电商平台,只经过一年的沉淀,2020年当贝产品在电商平台上单月销售额突破1亿,获得京东全平台年度成长力第一名的好成绩。


  这在中国智能数码产品领域也是屈指可数的,而今年刚过31岁的金凌琳,在2018年就荣登《福布斯》中国30位30岁以下创业者的榜单,且连续两年入选了胡润百富“30x30创业领袖”榜单。旗下三家子公司荣获了国家“高新技术企业”认定、“2018胡润百富中国最具投资价值新星企业百强榜浙江50强”、“2018年度杭州高新区瞪羚企业”、“2020年第四届万物生长大会杭州准独角兽企业”、“杭州高新区(滨江)2020年度上市后备企业”等诸多荣誉,企业估值已超数亿美金。


  “微创新”重新定义电视


  杭州滨江万福中心,当贝公司的总部在二楼,目前有410名员工在这里上班,平均年龄不到29岁。“今年我们还要招100位年轻同事,会将平均年龄拉低。”金凌琳幽默地说,自己的年龄是拖后腿的。


  这句话也意味着到今年年底,当贝公司的员工人数有望达到500人,而在2013年8月,当贝刚成立时,创业团队只有4个人。“自古英雄出少年”或许正因为年轻,一股创新闯劲,以及对新生事物理解、嫁接和运用能力,使当贝有了令人惊叹的发展速度。



  这个速度可以与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势头比肩,在新兴经济的赛道上,创富神奇屡见不鲜。然看似围绕走向夕阳产业传统电视业务,从事智能大屏行业的当贝,除了团队年轻有创新外,有幸运,更有前瞻。


  “大家提到电视总会想到有线电视,为了避免这种刻板印象,我们会更喜欢说自己是做智能大屏软硬件增值业务。”金凌琳说,当贝最大的成功是,在看上去关注量在下滑的电视领域,做了一个“微创新”,实际上是在全球几十亿电视用户这块“大蛋糕”上做文章,这个庞大的存量市场上被激发了新的活力。


  金凌琳在大二正式开始创业,大四注册成立了第一家公司,他的合作伙伴不是同学就是校友,最初是想做与家用万物互联的物联网概念相关产业。一次,他出差到深圳,无意间发现在电视上可以看优酷。这是一个强烈的信号,很多年轻可能不喜欢电视了,但加上互联网的功能,相当于引入了技术“微创新”,这将可以给一个行业带来变局。


  “事实证明当时的判断是对的,以当时能力先做物联网,时机还不成熟,要打通方面面,生态构建成本太复杂了。”金凌琳有点侥幸地说,而对传统电视行业进行“微创新”改造,相当于重新定义电视,重新定义大屏产业,基于海量存量用户的基础上进行创业,成功概率就大了。


  头角峥嵘获雷军投资


  创业的路上不可能是平坦,有崎岖坎坷,只是有些人会幸运一些。金凌琳无疑是幸运的,可以说是幸运的宠儿。


  “我生长在小康之家,生活上没有缺过钱,公司只缺过一次钱,那是在当贝成立后的第二年,在成功开发当贝软件后,公司资金陷入岌岌可危的地步。但幸运的是,我们获得雷军的投资。”金凌琳回忆说,“当时雷军找到他,非常意外,又非常兴奋,见面的前一晚激动得没睡觉。”


  第一次面见雷军,金凌琳在介绍当贝时,没有讲太多情怀和愿景,而是非常务实,PPT上写满了各类数据,总之传达的一个信息是,当贝成长的速度很快,对于团队成员的介绍,也只有两个字“草根”。金凌琳说,那时候团队很年轻,雷军已经是互联网界的大佬,顺为资本找过来,很可能是当贝的业务会对小米的大屏生态构建带来一点启发,另外当贝的团队是做大屏领域最年轻的,富有创新和活力,充满无限的可能。


  得到雷军的投资,极大地增加了团队的信心,同时也给当贝的商业模式带来很大启发。“雷军曾谈及过投资过迅雷,当年迅雷是可以比肩腾讯QQ的流量级,现在却被腾讯落下这么大的差距,其核心逻辑在于,迅雷一直在做流量型工具产品业务,没有延伸内容和娱乐生态,而腾讯基于QQ的海量流量,后来发展腾讯视频、腾讯音乐、腾讯游戏等一系内容和娱乐产业的布局。”金凌琳说,经过雷总的启发,基于当贝软件流量入口平台,后来延伸出当贝影视、当贝音乐、当贝健身、当贝教育、当贝OS、当贝投影、当贝智慧盒子等一系列产品。


  “软硬兼施”下的大屏生态


  “当时所有投资人都反对当贝要进入硬件领域,理由是对于一家毛利率很高的软件公司,完全没有必要去碰硬件领域,何况硬件投入很大,一旦做错一个项目不可回头。”金凌琳说,“顶着被董事会除名的压力,在2019年果断入局大屏硬件领域,现在是货不够卖的状态,回顾当年这个决策非常成功。”


  “当贝硬件产品成功进入市场,是因为我们深谙用户的需求在哪里?用户的痛点在哪里?”入局硬件领域之前,金凌琳及团队做了大量的市场分析,最笨办法是,去看大量的用户差评,针对这些痛点去做升级改造,也会在第一时间给用户回复,时刻保持在前线。


  金凌琳大学是学土木工程专业,有点想成为“子承父业”的乖小孩。但他个人的经历早已与互联网的发展连在一起,在他的内心已然形成一套自己的逻辑。“成功没有方法论,你们觉得我年轻,但在你们认识我时,我早已经是个创业老兵了。”金凌琳在初二时就开始玩电脑,并建个人网站,做互联网流量业务,经常和用户打成一片,一个“资深网友”的坚持和积累。


  “和很多互联网公司不同,我们自己有流量,有一个智能大屏行业最大的用户社区,只要用户有可能去用我们产品,用户就会了解到这个社区,社区会引导用户安装当贝的软件,它就会形成一个链路。”金凌琳算了一笔账,按目前当贝有超5亿软件用户,按获客成本10元一个,就要投入50个亿,如果获客成本更高呢?


  在互联网企业,流量是很烧钱。也就是说,如果别的公司要做成当贝同样规模业务的话,肯定要花很多花钱。“我们最大优势是自己有流量获客成本很低,不是代表我们不会花钱,而是在于我们有办法做到不花钱。”金凌琳说。


  “今天,智能大屏显现出独特的优势,它不仅仅是一块屏幕,也不仅仅是一个渠道,而是一个可以与用户产生多种智能交互的接触点,智能大屏通过与用户接触,捕捉用户的行为数据,更好地适应用户的新特征和新习惯,保持与用户之间紧密的连接。未来的智能大屏演化成一个基于算法驱动的平台,利用收集到的操作行为数据,基于算法进行内容分发、人机交互以及广告投放。”这就是为什么金凌琳顶着董事会的压力做出进入硬件领域,布局大屏产业全生态。


  2020年,杭州当贝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成为中国电子视像行业协会大屏应用软件分会会长单位,当贝正逐渐成为互联网+客厅行业的领军企业,为智能大屏在数字商业模式带来了积极的影响,它会告诉你们未来的客厅生活场景是什么样?


  对标海外布局资本市场


  金凌琳的办室门牌只有两个字“纽约”,如果你还不了解当贝的产业布局,那是很难理解到,CEO办公室的门牌为什么挂着“纽约”?


  今年年初,当贝正式启动海外市场的布局,“纽约”像座右铭一样时刻提醒着,未来要到纽约纳斯达克上市。


  “我们的目标最晚两年内到美国上市,如果不是大背下的芯片短缺等大环境的影响,今年下半年可能已经上市了。”金凌琳自信满满地说,国内还没有找到对标企业,美国有一家叫ROKU,也是做智能大屏的硬件和软件,这家公司最初是只是做以盒子产品为主的硬件产品,后来也涉足软件,ROKU的产业布局和当贝有很多相似的地方。


  比如,硬件方面,ROKU有盒子;当贝有盒子,还有投影仪。ROKU在美国卖盒子,当贝在中国卖盒子和投影仪。ROKU的内容平台是基于美国的网络视频,当贝有爱奇艺,百视通、芒果、优酷,新东方、学而思等,一个是整合美国本土最优质的内容,一个整合中国本土最优质的内容。ROKU帮助中国企业海信、TCL电视在美国本土化操作系统服务,当贝帮助国际顶级的索尼、LG等品牌在中国做本土化服务。


  “ROKU在纳斯达克的市值在4000亿元左右,作为对标公司,他们有一些不足的缺陷,我们其实机会很大。”金凌琳说。


  据了解,当贝新一代的硬件产品,已经将摄像头作为智慧大屏的标配,发觉大屏更多互动玩法,让超高清的大屏视频通话、AI健身、在线教育、健康问诊、视频会议等功能成为现实。当贝作为国内大屏领域的佼佼者,也正在以新变化、新特点、新思维突破智能大屏经济生态。


下一篇
6月8日,2021腾讯极光盒子新品曝光。根据腾讯方面介绍,腾讯极光盒子4系列将有青春系列、创新系列、标准系列及旗舰系列四大产品线,分别定位高性价比、IP定制化、年度基线产品及…

相关标签

相关推荐

当贝投影